{蜘蛛链轮}
当前位置: 回页游 » 正文

少妇口述:夜里,我享受被老公征服的感觉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8-11-22 03:54:42  

  少妇口述:夜里,我享受被老公征服的感觉

     一个酷酷的奶爸,带着小女到医院打针,他右手臂上有一条紫青长龙,长龙的背脊上是一道活生生的刀痕,长长的一划,上面架着几十排小横轨,旁边刺着两个字:浪子!急诊室外,大家都吵吵嚷嚷,只有他听话地站着等待护士叫号。

  这个浪子,就是我的先生阿松,一个像豹一样的男人。我驯服了他,因为我爱他。夜里,他在自己开的酒吧里坐一个钟头左右,交代完一些事后,便回家与我儿女情长;白天,我上班,他没事干,便成了我们三岁的女儿的奶爸,他干家务,十分娴熟。用他的话说:白天,他是只小白兔;夜里,他是条大灰狼。

  起初,我决定嫁给阿松,全家人反对,甚至连我家所在的居委会主任也来劝我:小心嫁人不淑!但我坚信自己的眼光,他是打架大王,小奸小恶不断,还进过少年管教所但他讲义气,心地不坏,单纯,男人味很足,很吸引我。他只是个迷途的浪子,从小缺少爱抚,如果能有个真爱他的女人出现,他一定会改邪归正。爱人是他惟一的救星,我是他最佳的爱人人选。读过心理学的我,很清楚自己爱情的分量,以及它的药性,从他的眼神里,我读到一种渴望。当时,他暗中追求我已一年多了,终于有一天,我美丽转身,以眼神逮住了他,他居然很害羞,越是凶悍的男人,遇到自己所爱的女人,越会表现失常,我懂他的心,我把手给他,像女皇面对一个崇拜者。

  其实,他很聪明,尤其对文字的感受力特别强,高中没毕业,就出来混了。算是中学校友,我们都很早就出名了,只不过,当时我是校花,他是臭名远扬的坏小子。与他进一步交往后,我发现他不是个省油灯,痞性十足。比如,他从不送花给我,他说,男人送女人花,只有两个原因:一是他辜负她,二是她即将辜负他。而这两种情况,在我们之间都不存在,所以,他不想浪费,但他仍用其他方式表达着浪漫,比如为我到郊外去承包一个果园,为我种各色水果、花草。一天,我带父母参观他为我打点的果园,阳光下,他汗流颊背地跪在两位老人面前向我求婚,我父母这才终于点头答应。他是一个有力量的男人,从不吝惜自己的力气,我喜欢这种孔武有力的男人。他坚信付出与收入成正比。

  结婚前夕,我们结伴上街为对方买一样有象征意义的礼物,结果是:我买的是领带,他买的是高跟鞋。领带是让你就范,高跟鞋则让你走不远!我们都心怀鬼胎,都想控制对方,权力意识第一次在我们的爱情里公开宣示。当时我想,好戏还在后头,这个浪子还需要大剂量的药,我的药,只有爱。

  新婚之夜,上床前,我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要做,因为在我们当地,有一个民间传说讲,洞房花烛之夜,吹灯上床时,谁先踩住对方的脚,谁在婚后就是主人,可以自如地掌控自己的另一半。就在我伸出右脚准备行动时,阿松一下子把我抱起,悬空,我焦急地叫他快放我下来,他则哈哈大笑:你想踩我的脚,我看出来了,这个典故我知道,我不信邪,我可以让你踩,但我现在想抱你!这只是我们新婚时的一个花絮,但在我看来,却浪漫至极。我是个很善于自我保护的女人,婚前我没有让他有可乘之机,所以,初夜对我们而言,就显得异常神秘与神圣。阿松很疯狂,我由他摆布,我喜欢被他征服,他则从我身上得到了满足和女人最抒情的呻吟,还有一个暧昧的词汇,是人出生后最早学会的,也是最初的人权,即不要!我越是不要,他就越是兴奋,并且每次都high到最高点。

  那一晚,阿松几乎忙乎了一整夜,一个教学相长的新婚长夜!第二天,我说我头痛、腰痛、唇痛反正能痛的地方都痛,然后借机撒娇,阿松很内疚、很怜惜地为我这边摸那边捏,觉得白天可以做牛做马来补偿他夜里做野兽时对我犯下的罪行!他还要下厨房煮红枣桂圆汤给我喝,洗内衣就更不用说了,因此,白天里,我作威作福,俨然一个女皇,阿松则服侍我,无怨无悔、兢兢业业。

  第一天如此,第二天又来一切都仿佛计划好的一样:白天,我掌握他;夜里,他挥洒男人的豪情、冲动、亢奋和所有的邪念,我则变回到他温顺的女人,宽衣解带、睫毛撩人、双唇含春,膜拜于他的力量之下,倾倒于他的高招之中,一切为了他,他成了我至高无上的天皇我享受着,其实也服务着。约定俗成似的,我们每一天都演绎着这样的情节:天黑了,他当朝;天亮了,我是绝对的主角,他必须为我跑龙套,就如他现在做奶爸一样,我可以专心专意地上班,家里的一切由阿松来操办,他非常尽职,因为他只有白天努力干活儿,晚上我才愿意做他的劳动成果,我才会风情万种地成为他的午夜点心,黑白分明,阴阳呼应,各取所需,这种角色的安排和权力的分配,非常适合我们的喜好。因为平衡了各自付出,和谐了我们的需求,所以,我们的婚姻带点儿另类的美丽与诡异。

  我没有看错他,他确实是个讲义气的江湖大侠,在他看来,夜晚是我为他牺牲,他的种种匪夷所思的性爱要求,如口交等,我也都满足他,他十分看重性爱的质量,并认为那是他人生的第一需求。正因如此,这个讲究有恩报恩有仇报仇的昔日浪子,自然对我充满感激,而白天,他会千方百计、竭尽所能地回报我一切。其实,他也愿意这种带有自虐倾向的付出,因为爱情里的付出,也是一种很刺激的快乐。

  丈夫夜里对我的征服,在我看来,是一大享受,但他有点儿笨,以为我吃亏,以为我是一味为他而忍辱负重,这是以大男人之心度小女子之腹,其实,我喜欢这种被强权左右的快感,女人嘴里都骂江湖大盗,但心底却有潜在欲望,如果有机会做大盗匪俚。

{蜘蛛链轮}
 
 
[ 软文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诉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关闭窗口 ]

 
 
点击排行
 
    行业协会  备案信息  可信网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