{蜘蛛链轮}
当前位置: 香菇健康餐 » 正文

情感天地:我怀孕了丈夫在外艳遇富婆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8-11-21 11:42:09  

情感天地:我给丈夫空间他却去找小三儿

木槿身材娇小,白净的脸上挂着一副眼镜,笑起来明亮而腼腆。她说,自己现在找不到定位,很是迷茫。听着绿水的述说,我也随她一起走进了故事幽深的长廊里……

他乡相遇成就了爱情

高三那年,临近高考的时候,我放弃了学业,放弃了曾经的大学梦。不是因为家庭无力支持我继续求学,也不是因为我成绩不够好,我只是缺乏自信而已,看着别人年复一年地考试、落榜、再考试、再落榜……我退缩了,我觉得我经受不起这样的折腾,更担心落榜后别人的冷嘲热讽。事实上,我的成绩一直都是很好的,但是我不相信自己,正如在这场婚姻保卫战中,我一又一次地想当逃兵,我的确是个怯懦的胆小鬼。

辍学后,我和几个同学去深圳打工,就是在那里,我遇见了苇航——我后来的爱人。到了深圳后的一个多月,我因为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,便暂时在一个长期在深圳打工的同学那里借住。

那是一个傍晚,我出去的时候,遇见了一个男孩正拉着行李彳亍独行。洁白的衬衫、清爽的短发,给人极为洁净的感觉,我不由自主放慢了脚步,停下来注视着他、审视着他。他似乎感受到了我的目光,抬起头,坦荡而热烈地凝视着我。从那一刻,我开始相信一见钟情的神话。

我和苇航就这样相识相爱了,苇航的家与我家在一个村。在一个共同的村落里生活了十多年都不曾打个照面,却在遥远的他乡相遇,这使得我们不得不相信,冥冥之中是缘分把我们牵引到了一起。我们的爱情如火一般热烈奔放,相处后没多久,苇航便辞了职,我们相携回到家乡。半年后我们顺利结了婚。

那时候,我和苇航真的是一无所有,就连农村一般人家要给结婚的儿子盖的新房都没有,我们就住在他大哥家的房子里,生活也非常拮据。一年后,大儿子出生了,清贫的生活并没有将我们的幸福感冲淡,我们在物质匮乏的情况下依旧认真且甜蜜地生活着。

大儿子两岁那年,我们举家来到了徐州市区,我们一无所有,有的只有两双勤劳的手,以及两颗憧憬美好的心。几年的辛劳,我和苇航有了些积蓄,顶住苇航家人的反对,我坚持自己开了家店面。开了店后,生意很红火,此时此刻,我和苇航有了苦尽甘来的感觉。

他说,她很疼他。有了店面,苇航的应酬也多了起来。原来不管多忙,我们一家人都会在一起吃晚饭的,渐渐地苇航不回家吃饭的次数越来越多,有的时候甚至凌晨一两点钟才回来,我也从没有什么想法。

或许是我太粗心了,我总觉得一个女人应该给自己丈夫足够的空间,不该管束得太严,我真的没想到苇航会背叛我、背叛我们的家庭。

那是去年11月的一天,夜晚已经很凉了,苇航却来得很晚,来到家没说几句话就睡了,手机还攥在手里。我怕他把手机摔了,便小心翼翼地把手机从他手中拿下来,就在这时手机一亮,一条短信发了过来:“老公,一点了,你睡觉吧。”看到这条短信,我的脑子突然一片空白,过了一阵,我平静下来,此时我还不相信苇航出轨了,我以苇航的口气回了条短信过去,那边很快回了过来,正好是能对上的。我明白,苇航的婚外情已经是事实。

拿起苇航的手机,我拨通了那个电话,其实这个号码我是认识的,她是我弟媳的朋友烟雨,我们还在一起吃过饭。电话通了,我没说话,那边传来一个娇媚慵懒的女声:“喂,你怎么不说话啊!”

过了半晌,我沉不住气了:“喂。”她的声音惊惶起来:“你是谁?”“我知道你是谁,你是烟雨吧?”我说。

她听出了我的声音,说:“嫂子,你别气……”

我说,“烟雨,我的家庭情况你也知道,刚刚创业,也没什么钱,还有两个孩子,负担也不轻。如果你真的想和苇航好,我就把这些都给你。否则,你们就快刀斩乱麻,抓紧断。

“我不会再和他联系了。”烟雨愣了好一会说。

我说:“好,我就相信你这一次。”

第二天一早,我和苇航摊了牌,谈起了烟雨的事。苇航承认了他和烟雨的地下情,我说,该说的话我都和烟雨说了,末了,我问苇航为什么要这样做。苇航竟然说,因为烟雨对他好,疼他,我对他没有烟雨那么温柔。

我说,“苇航,要不咱离婚吧。”苇航却又说,他和烟雨只是逢场作戏。我说了好多次,苇航的态度都很坚决,不愿意和我离婚,表示一定和烟雨断。

我还能信任他吗?苇航和烟雨很快背叛了他们的承诺,他们还是没有断,被我发现后,又再次保证。如此一而再再而三,我对于苇航的信任终于消耗殆尽。

春节到了,烟雨回了东北老家。我和苇航说,“她走了就走了,我们要有个新的开始,要为了孩子、为这个家争口气,好好干。”

随着烟雨的离去,苇航终于恢复了正常,日子平静地过了几个月。一个月前,苇航的行踪又诡秘起来,我感觉又不对劲了。一天,苇航借口他外地的朋友来,晚上出去了,午夜12点,苇航还没有回来,我就给他朋友打电话,朋友说他已经走了。我又给苇航打电话,他却说他还在吃饭,我没有揭穿他。直到凌晨天快亮了,苇航才回了家。

此后的两天,苇航每天都出去,每天都是深夜才回来。一天晚上,我给他打电话,他说到家门口的一条路上了,我出去找他,却不见他的人影。20分钟后苇航才从另外一个方向走过来,回到家,我气得打了他两下。

想到前段时间烟雨发给苇航的一条短信:“我想回去,我想哭,想见你。”再联想苇航这些日子的行踪,我推断烟雨回来了。

苇航却不肯承认烟雨回来了,我说:“既然不是烟雨回来了,那么你这些日子是怎么回事,你得给我个解释。”苇航又说不出个所以然。

现在我每天都觉得很累,我不知道该不该相信他,一想到苇航和烟雨的事,我心里就难过。相信他吧,他现在的行为确实让人怀疑;不相信他吧,我又没有切实的证据。无数次,我都想着,既然他想和她好,我退出,离婚算了,让他们在一起。

木槿的话:我跟苇航认识的时候,我们都满怀热情开始这段婚姻,那时候我们都坚信爱情是可以天长地久。我愿意跟他吃苦,我愿意为他生儿育女……每段感情开始的时候都是极其热烈的,但是随着时间爱情会被转化成惯性的亲情。我愿意给他一个选择的机会,是去是留我都没有怨言,就算是给故事留一个平静的结尾吧。

{蜘蛛链轮}
 
 
[ 软文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诉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关闭窗口 ]

 
 
点击排行
 
    行业协会  备案信息  可信网站